说到这,苏北可就睁大了眼睛。

“不明信息流……封禁了网络……这说的不就是我吗?难道……苗一菲就是那个万恶的管理员?!”

他一下子想起了不开心的往事。

“咳咳,苗一菲,我问你,那个我们平时用的……国教育云平台和MOM……是不是也是你的杰作?”

苏北喝着茶,侧面问道。

苗一菲夹了一口菜,洋洋得意的说道:“那当然,这两个平台都是我主导研制!我可是最高权限的管理员!”

苏北苦涩的笑,好家伙,时隔多日,终于抓到罪魁祸首了!

不过,这点小事,在此时此刻,也不值得纠结或追究了。

他拍拍桌子,笑道:“苗一菲,咱们今天的主题就是吃,别跟我客气,不够咱再加菜,管饱!”

好好的私房菜,吃成了自助餐。

两人哈哈一笑,动起筷子。

至于基武局内鬼的事情,却是不方便问,苏北打算自己调查。

清纯校园美女李妞妞初春户外唯美写真

时间过得也快,两人茶足饭饱。

苏北最后感谢了一次苗一菲对于云巴巴企业的帮助,正式告别。

出了四合院,苏北没有急着回去,而是一边漫步行走,一边掏出OPO手机,打开观道APP。

是时候查探关诗音的情况了。

“当年的火云邪神考古队,自从南极冰川之旅后,就一个个心肌梗塞而死,知道真相的人恐怕只有你了。”

苏北打开界面,快速找到南海神尼关诗音的位置。

点击,查看档案:

姓名:关诗音

种族:人类

性别:男

封号:南海神尼

出生日期:1998年9月7日

自然寿命:298

基因天赋:佛光、道身

基武等级:A2

……

关诗音的实力很强大,不仅是A级巅峰的宗师强者,而且是双基因天赋,佛道兼修,得天独厚。

苏北轻轻自左向右划开关诗音的档案,很快切换到十九年前。

“2020年1月8日13时,郑培元兴奋的宣布勘探到南极地下古城的入口,这里是一座有亿年历史的冰川。”

“……”

“2020年1月9日8时,冰川的硬度超乎想象,关诗音意识到这次挖掘会有非常大的困难,除非找到断层。”

“……”

“2020年1月19日18时,历经漫长的挖掘,关诗音终于看到了断层,不过挖过去,还需要时间。”

“……”

“2020年1月23日15时,冰川下的断层越来越深,看不到终点。关诗音的身体却已经吃不消,但还在坚持。”

“……”

“2020年1月24日17时,关诗音跟随考古队终于来到一处没有冰川的空间,可是这里四处封闭,没有路了。”

“……”

“2020年1月25日9时,考古队休整了一夜,但是关诗音的身体越来越烫,她发烧了,这是糟糕的消息。”

“……”

“2020年1月26日16时,幸运的是,郑培元找到了开启地下暗门的机关,关诗音强撑着身体跟进去。”

“……”

“2020年1月26日19时,关诗音的高烧越来越严重,意识陷入迷糊,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到了哪里。”

“……”

“2020年1月26日23时,她靠在张峦的身上,停了下来,依稀看见……大地在龟裂,海水在咆哮……”

“……”

“……天空裂成了漆黑的缝隙,高山在巨人的脚下崩塌……巨兽……凶禽……丧尸……在天地间肆虐……”

“……”

“她依稀看见……一束光从极远处射来……照亮了星辰,贯穿了宇宙……落向自身,落向渺小的地球……”

“……”

“她惊恐的意识到,这是毁灭的光……毁灭地球的光……然后,刹那间,星辰崩毁……星河湮灭……”

“……”

“她一定是烧糊涂了……她感觉自己仿佛化身虚无而伟岸的存在,看见宇宙在一点点压缩,成为奇点,爆炸……”

“……”

“2020年1月27日6时,关诗音悠悠醒了过来,只觉头痛欲裂。他们已经出了地下暗门,或振奋,或惊慌。”

苏北的目光停在了这一刻,他们到达地下古城了吗?

还是,只是一处地宫?

他们在地宫里又看到了什么?

巨兽,凶禽,丧尸,天地崩塌,宇宙毁灭,这是关诗音的幻觉吗?

他犹豫了许久,终究没有选择“修改”选项,去亲历当年的一切。

郑培元的警告,也许是对的。

苏北继续往下翻看,他们就像考古笔记里记载的那样,出了地下冰川。

可是,后面有一点不太一样。

“2020年1月29日3时,关诗音看见郑培元半夜出了营帐,初时没有在意,可是眼见他越走越远……

“她有点不放心,在后面追了过去,可是很快丢失了对方的身影。她寻觅了片刻,不得不往回走。

“然而,在一处冰河畔,她忽然遥遥看见了河对面的郑培元,他的手里……抓着一个人,是凯文!”

苏北一怔,这叫凯文的人,正是火云邪神考古队的一员,出了地下冰川之后,就与他们分道扬镳。

可是,在郑培元的笔记里,凯文是死于心肌梗塞。

他继续向下翻阅。

“关诗音这一刻是惊恐的,她缩在冰雪后面,不敢露头,也许是因为极致的恐惧,她只觉内心有光在闪耀。

“她的心里好受了点,可是郑培元的力气好大,而且提着凯文在冰河里快速飞跃,像电视剧里的武学一样。”

“……”

“关诗音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郑培元离开,才惊慌失措的向帐篷跑去。她感觉,自己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苏北看着她的档案,不禁有一丝猜测,郑培元和关诗音恐怕是觉醒了!

他们……是最早的一批基武者!

“关诗音在帐篷外再次看到了郑培元,可是对方像没事人一样打了个招呼,笑容一如既往的和蔼。”

“她心里惴惴,回到帐篷里休息,直到次日,再次看见了凯文。”

“2020年1月29日14时,众人从一处冰河畔,将冻成了冰块的凯文拖上岸,他已经再也没有办法睁开眼。

“关诗音从张峦口里听说,凯文是死于一种疾病,心肌梗塞。”

看到这里,一切似乎有了解答,可是又模模糊糊,看不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