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朱雀拳,王文广也没什么好指点的,毕竟王文广也只是看过五圣诀而已,而没有亲身修炼的话就不可能给方子轩什么特别的指点了,上古天阶上品的武技岂是那么容易看懂的?

十天后,一个红衣弟子一大早就在方子轩屋外等候着了。

看到方子轩出来后,这个红衣弟子叫了一声方师兄。虽然他的修为跟方子轩一样,都是武将初期,不过,方子轩的实力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现在很多红衣弟子都称呼方子轩为方师兄,方子轩的实力让一众红衣弟子心悦诚服。以方子轩武兵完满境界的时候就能跟武将完满境界的弟子打成平手,那么现在他已经是武将初期修为了,虽然大家暂时没看到他跟武侯初期的师兄交手过,不过他们都相信,方子轩的实力不会比武侯初期的师兄师姐差到哪去的。

“马师弟,你是白长老派来的?”方子轩问道。

“是的,方师兄,白长老说师兄你要的那六座山峰的阵法已经布好了,就让我来跟你说一声,让师兄你直接去五松山,钱长老随后就到。”马师弟道。

钱长老,青云门的阵法师。

“好,那我们走吧。”方子轩道。

来到五松山脚,方子轩看到一块刻着五松山三个大字的石碑竖立在山脚下。

两人等了一会,方子轩就看到一个白衣长老向这边走了过来。

两人一起向钱长老抱拳行礼,之后,三人走上五松山。

三人来到山腰,钱长老指着山腰的某处道:“那里是阵眼,你可以在那控制阵法的开关。至于维持这个阵法的方法,你只要每千年就为阵眼换上九百九十九块下品灵石即可。”

说完,钱长老就为方子轩示范了一下操作阵眼来控制阵法的开关。

学生服双马尾妹子苹果脸讨喜

方子轩看了下,发现其实也就很简单的事,就是把阵眼中位于八个方位的八块灵石拿出来就可以了。

“还有,把你的个人令牌放进在阵眼中间的那块灵石上,然后等一百息时间,以后你就可以随意进出五松山了,这是主权限。至于其他人,你就先把你的个人令牌放进去,然后再把他的个人令牌随便放在一块灵石上一百息就可以了。如果你要消除他进入五松山的权限,那你放入你的个人令牌,然后再把他个人令牌放过的那块灵石拿掉,换上另外一块下品灵石即可。”钱长老道。

换句话说,就是这个阵法的身份登记期限是一千年,超出时间的话就重新登记一次了。

钱长老又指着旁边一颗树上挂着的一个响铃道:“如果有人在山脚下按动石碑,这个响铃就会发出响声。而假如有人强行闯阵的话,那么这个响铃就会持续作响。至于是你要把人带上来五松山的话,你就把你的个人令牌放在五松山的石碑上,那样阵法就会暂时关闭,等你拿走令牌,阵法就会重新开启。同样的,你把你的个人令牌放入这块灵石上,那么阵法也会暂时关闭,那样山下的人就能直接进来了。”

等方子轩把他的个人令牌放在阵眼中间那块灵石上一百息后,三人才走下了五松山。

从这一刻起,五松山就是只属于方子轩的个人财产了。

随后,钱长老又带方子轩看了天仑山和惠安峰这两座山峰的阵眼,当然了,那两座山峰的情况跟五松山也是一模一样。

本来这些灵石是要方子轩出的,不过因为这一个要求,青云门占了便宜,所以这差不多三千块下品灵石就青云门出了。

在天仑山上,方子轩也放下了自己的个人令牌。不过在看到阵眼旁边的那个响铃之后,方子轩道:“钱长老,能否让这里的铃声大一点,以便我在对面五松山的时候也能听得到。”

“哦,这个简单。”钱长老说完,伸出右手,在半空中划了几下,然后食指对着响铃轻轻一弹。

“行了,我加大了响铃的声音,你在对面五松山也可以听得清楚了。”钱长老道。

“谢谢钱长老。”方子轩道。

处理完这些事后,钱长老和马师弟就先行离开了。而方子轩也来到青秀峰找到袁子涵三人。

“方师弟,有什么事啊?”姜越儿问道。

“你们三个跟我来一下就知道了。”方子轩道。

“哦,难道是有什么惊喜给我们?”姜越儿笑道。

“呵呵,你们跟我来就知道了。”方子轩笑道。

于是,姜越儿三人就跟着方子轩走下了青秀峰。

四人来到惠安峰山脚下。

“咦,这里怎么有一块石碑的?是谁刻的?难道是方师弟你?不对啊,青云门的山峰可是不能随便刻字命名的,除非那座山峰是有主的。奇怪了,什么时候我们的惠安峰变成有主之物了?但是看这名字,莫非惠安峰的主人是方师弟?”方颖惊讶道。

“呵呵,方师姐只说对了一半,这惠安峰确实是有主之物,不过主人不是我。”方子轩笑道。

“不是你那是谁啊,难道是我们不成?”姜越儿笑道。

“呵呵,姜师姐猜对了。”方子轩笑道。

“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成了这惠安峰的主人了?”姜越儿惊呼道,就连袁子涵和方颖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我当年在新弟子比武大会赢了第一的时候,冯掌门不是说答应我一个请求么,我想了下,就跟白长老要了六座山峰,惠安峰是其中一座,所以说,现在你们就是惠安峰的主人了。”方子轩笑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三人恍然大悟。

“方师弟,你这个要求只要了六座山峰,似乎有点吃亏吧。”袁子涵道。

“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要求可以提的,不如就要六座山峰好了,也算是有自己的地盘了,修炼的时候也方便一些。”方子轩道。

“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方颖道。

“好了,白长老已经帮你们布置好阵法了,现在我就带你们上去看下阵眼吧。”方子轩道。

“好,那我们快上去。”姜越儿迫不及待道。

四人走到山腰,方子轩把她们三个带到阵眼处,然后把钱长老的那番话对他们说了一遍。

“好了,你们把你们的个人令牌放下去吧。从此以后,只有你们几个可以自由出入这座惠安峰了。”方子轩道。

虽然这个身法只有预警和通讯作用,不过如果真有人胆敢无视阵法闯入的话,那么绝对会受到师门门规的严惩,武者的私人领地不可随意侵犯,因为,那代表着对那座山峰主人的无视,这绝对是一种耻辱,真要出现这情况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很多时候就是上生死台了。

姜越儿听完方子轩的话后,迫不及待地对袁子涵道:“袁姐姐,你快把你的个人令牌放进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