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我,这两人,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司空暮风道。

秋紫云犹豫了一下,然后道:“你吧。”

说实在,秋紫云其实不大喜欢杀人的,不过当武者,尤其是是武皇,不杀人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可以选择,那秋紫云自然是选择让别人动手。

饶这两人一命是绝对不可能的。饶了他们两人,就等于害了自己一家四口人,秋紫云这个武皇还没愚蠢到这个地步。

“哼。”司空暮风看着秋紫云,冷哼一声,然后一挥手,一抹寒光从白衣男子和黑衣男子身上闪过,两个人头就跟他们的身体分开了,接着,司空暮风又是一挥手,这两具尸体就飞到了甲板上,同时两点火星落在他们的身上。

很快,熊熊大火就吞没了这两具尸体。

“哼,好你个司空暮风,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啊?不满?”秋紫云突然冷冷道。

似乎是被秋紫云这声冷哼惊醒,司空暮风身躯一颤,然后瞬间就由散修司空暮风变回抱扑宗客卿长老司空暮风了。

“没有没有没有,我怎么会不满呢,我很满意,很满意。”司空暮风笑道。

“哦,那我刚才好像听到有谁哼了一声的,难道是我错觉?”秋紫云冷冷道。

“对对对,就是你的错觉,就是你的错觉。这里只有我跟你,我没出声,你没出声,那就没第三人出声了。”司空暮风笑道。

“哼,如果下次还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秋紫云突然闪到司空暮风身边,然后右手一伸一扭。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啊。

司空暮风一声惨叫。

这一下真的好痛。

“是是是,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司空暮风一边揉着自己的腰部,一边勉强笑道。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秋紫云道。

“之前我不是经常闭关么?原因就是这个。这大概算是我的机缘吧,无意中就领悟了生之意境,然后一路高歌。”司空暮风继续揉着自己的腰部道。

秋紫云看着司空暮风几息,最终选择了相信,因为她知道,领悟生之意境确实只能靠机缘,强行参悟完全没用。如果有用,那生之意境就不是只存在于传闻之中了。

“你这家伙,运气真好。”秋紫云忍不住生出了一丝嫉妒,不过瞬间,这丝嫉妒就被羡慕给彻底取代了。

“嗯,我的运气确实很好,不然哪能跟你这个百花榜上的美女长老结为道侣呢?”司空暮风笑道。

“一边去,没个正经的。”秋紫云脸色微红道。

“嘿嘿。”司空暮风得意地笑了笑。

“你这家伙。”秋紫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司空暮风好了,刚才还是一副杀意凛然的样子,现在突然就变得有点嬉皮笑脸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秋紫云真的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居然领悟了四层的生之意境。别说是她,估计抱扑宗,乃至整个西金洲也没谁会相信这事的。

突然秋紫云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一变:“四层的生之意境?说,为什么要瞒着我?觉得我口疏么?”

完了。

司空暮风不禁暗自叫苦。这事该如何解释?

“说啊。”秋紫云冷冷道。

“这个,这个。”司空暮风突然急中生智:“这个,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你看,够惊喜吧?”

“惊喜你个头。说实话。”秋紫云突然狠狠敲了一下司空暮风的头。

“其实我是怕你对抱扑宗过于忠诚,忍不住跟宗主那老家伙说了。”司空暮风道:“我信得过你,可是信不过那个老家伙。作为一宗之主的,有几个是善茬的?我可不信他对生之意境不动心,你信么?”

秋紫云顿时无语。因为说相信那绝对是骗人的话,武圣和妖圣都动心的东西,武皇会不动心?

“那就是咯。你自小就在抱扑宗长大,对抱扑宗的感情非同一般,哪怕你说绝对不会跟宗主那个老家伙说,可你觉得我能信么?”司空暮风道。

“那我现在知道了,你想怎么办?杀人灭口?”秋紫云道。

“怎么会呢,我灭谁也不可能灭阿云你啊。”司空暮风急忙道。

“哼。”秋紫云冷哼一声,不过心中却是忍不住暗喜。好话,谁不爱听呢?

“说吧,我现在知道了,那你想怎么办?”秋紫云道。

“还能怎么办?你帮我隐瞒了,不然,我们一家四口只能跑到蛮荒之地当老鼠了。”司空暮风道:“我是真的信不过那个老家伙,你信他会对我的生之意境无动于衷?奥义,谁不想领悟?”

“可是。”秋紫云正想说些什么,司空暮风就打断了他的话:“等我晋级武圣,如果他还没死的话,那我自然会帮他一把,但是在此之前,一切免谈。这世上,除了你跟ta,我谁也不相信。我可不想被一群疯子追杀。记住,这事绝对不能跟其他人说,哪怕是那两个小家伙也是如此。那两个小家伙都没见过什么世面,随便就被人坑了。”

那些武圣妖圣武皇自然不是疯子,不过为了生之意境和奥义,他们当一次疯子又何妨呢?

秋紫云想了一下,知道司空暮风说的很有道理,虽然她觉得有点不甘心,不过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为了帮人而把自己一家四口置于危险之地吧?秋紫云还没无私伟大到这个程度。

“那好吧,这事我答应了。”秋紫云道。

这家伙,说什么除了我跟ta之外谁也不相信,不是还有那家伙么,我看你信任他比信任我们两个更多一些。不过秋紫云没有说出来,免得司空暮风又发脾气了。秋紫云是不怕司空暮风发脾气,可也不想无端端的惹他生气。

“记住,这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不然我们一家四口算是完了。”司空暮风正色道。

“嗯,我知道的。”秋紫云道。

“行了,阿云,既然你知道了这事,那回去之后我就帮你一把吧。四层的生之意境,应该可以帮你好好参悟奥义了。”司空暮风道。

奥义?

秋紫云急忙问道:“你领悟奥义了?”

“生之意境都领悟到第四层了,你觉得我还领悟不了奥义?”司空暮风反问道。

也对,自己怎么突然就傻了呢?奥义虽然难以参悟,可是能跟生之意境,尤其是四层的生之意境相比么?没看到那个领悟了一层死之意境的白衣男子都领悟了一层的奥义么?

“几层?”秋紫云急忙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