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守卫看到袁子涵向门前走来,就急忙主动迎上去,并恭敬地试探道:“敢问这位小姐,你可是二老爷的二小姐袁子涵小姐?”

袁子涵点点头道:“是我。我爹娘现在可在?”

两个守卫闻言,顿时面露喜色。

其中左边那个守卫急忙道:“回禀二小姐,二老爷现在正在府里,不过二夫人则是一大早就去纯阳观上香了。袁卫,你快去纯阳观通知二夫人。”

右边那个叫袁卫的守卫急忙跑开了,很快,一串马蹄声传了过来。

很快,袁卫来到了纯阳观外。

啪啪啪,袁卫快步跑进观内,看到一个中年美妇正从观中走了出来。

“二夫人,二夫人,小二姐回来了,袁子涵二小姐回来了。”袁卫大声道。

这个中年美妇一听到袁卫的话,急忙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虽然我没见过二小姐,不过她长得跟二夫人你很相似呢,而且她也自称是袁子涵的。”袁卫道。

嗖的一声。

中年美妇跑到袁卫的马前,然后一个翻身就骑上了铁骨马,动作干脆利落。

Ruby眼睛闪闪迷人

话说袁子涵那边,另外一个守卫快速推开身后的大门,正准备跑向里面去通报,袁子涵马上叫住他道:“你不用去通报了,我自己去找我爹就好,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这个守卫也很快反应过来道:“那二小姐快请进。这时候,二老爷应该是在跟姜二老爷在后院弹琴呢。”

袁子涵和方子轩一起走进这座很气派的大宅子。

不过两人才走了一会就遇到两个丫鬟打扮的少女。她们看到居然有两个陌生人走了进来,就觉得有些好奇,因为按理说,有客人来的话都会有人在前面带路才对啊。

忽然,其中一个丫鬟无意中看到了袁子涵挂在腰带上的一个玉佩,顿时瞪大了双眼,因为她认得这种玉佩。

另外一个丫鬟正准备上前询问的时候,这个丫鬟急忙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对着袁子涵做了一个万福并恭敬道:“春兰见过袁小姐。”

袁小姐?这女子居然是袁府上的小姐?可是自己没见过她啊。紧接着,她感到春兰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袖,于是才反应过来,急忙对着袁子涵做了一个万福恭敬道:“夏荷见过袁小姐。”

袁子涵嗯了一声之后,就继续带着方子轩向后院走去。

一路上,陆陆续续地有不少下人看到袁子涵和方子轩,不过他们在认出袁子涵身上的那块玉佩之后,也都是恭敬地叫了声袁小姐。

其中,有个别年龄大一些的老仆认得袁子涵,顿时面露喜色。

袁子涵叫住他们,让他们别去通报,自己好给爹一个大惊喜。

没多久,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快步走了过来,当他看到袁子涵的时候,顿时惊喜地叫道:“袁忠见过二小姐。”

“忠伯,好久不见啊,你还好吗?”袁子涵看到这个袁忠,也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这个忠伯对自己可是很好的,以前自己小的时候很贪玩,私自走出袁府的时候也是他帮忙打掩护的,不然的话,自己肯定要被爹娘痛打一顿飞。

“好,好,有劳二小姐挂心了。二小姐,六十多年了,你终于回来啦。我马上通知二老爷和家主。”袁忠开心道。

“忠伯,先不用通知我爹了,我现在要给他一个惊喜呢。”袁子涵笑道。

“这个,那好吧,二老爷正在后院和姜二老爷弹琴呢。那我先去通知家主了。”袁忠说完就飞快地走开了,看样子,完不像那些百多岁的老人。

看来他的炼体术修炼的不错啊,方子轩心道。

两人又走了一会,远远地,方子轩就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古琴声。

走进一个花园,方子轩看到两个中年人坐在亭子下,其中一个身穿黄衣的中年人正在弹琴,另外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则是在认真地倾听。

不过袁子涵并没有开口,而是跟方子轩一起静静地站着。

一刻钟后,黄衣中年人停下手。

“嘻嘻,这么多年不见,爹的琴艺果然进步不小啊。”袁子涵开口笑道。

听到袁子涵的声音,这两个人顿时向花园门口方向看去,然后,这个黄衣中年人就瞬间瞪大了双眼看着袁子涵。

“子涵,真的是你吗?”过了一会,这个黄衣中年人才颤抖着问道。

原来这个黄衣中年人正是袁子涵的爹,袁宏道。

“这么多年没见,看来爹都不记得我了,哎,我还是去找娘亲好了。”袁子涵故作叹气道。

嗖的一声。

袁宏道站了起来,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向袁子涵跑来。

“子涵,你终于回来啦。”袁宏道流着泪激动地抱着袁子涵道。

袁子涵也双眼湿润地道:“爹,是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就好,你回来了就好,这么多年,你娘不知道有多惦记你呢。以前她都不烧香的,现在,她每个月都去一次纯阳观烧香求上天保佑你呢。”袁宏道激动道。

这时候,那个白衣中年人也走了过来,急切地问道:“子涵,我家的越儿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白衣中年人的问话,袁宏道才松开袁子涵。

袁子涵道:“姜三伯,越儿她很好,她是跟我一起回来的,现在估计已经见到楚楚伯母了。”

嗖的一声。

这个白衣中年人连招呼都没跟袁宏道打一声就冲出了花园。

“呵呵,看你把姜三伯急成这个样子。对了,子涵,这位是?”袁宏道看着袁子涵身边气质有点独特的方子轩道。

“方师弟,这是我爹。爹,这是我在青云门的师弟,方子轩。这些年来还多亏了他照顾我跟越儿和颖儿三人呢。”袁子涵道。

“方子轩见过袁伯父。”方子轩对着袁宏道抱拳行礼道。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袁宏道急忙道。

虽然袁宏道只是个凡人,不过他在凡人中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单看方子轩那独特的气质就知道袁子涵口中的这个方子轩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因为哪怕是在青云门的长老身上,他也没见过这种气质。

这时,花园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身穿紫衣的老人快步走了进来,袁忠紧跟在其后面。

“大爷爷。”袁子涵快步走上前道。

“子涵真的回来了啊,好,好,好啊。”紫衣老人笑道。

紧接着,他跟袁宏道一样,很快注意到了方子轩。

袁子涵就把方子轩介绍给了紫衣老人认识。

袁宏道都看出的东西,这个紫衣老人又怎么会看不出呢,所以,他也是很客气地跟方子轩说话。

“爹,我们到大厅里再慢慢说吧。“袁宏道提议道。

紫衣老人点点头。

然后一行人就来到了袁府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