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天好说话的时候,是真的好说话,但是,该心狠手辣的时候,他的手段,那也硬的很。

他不喜欢杀人,可是现在,有人找死,那他也没有奈何。

想动他罩着的人,就看看这群警察的头够不够铁吧。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你这么嚣张的人。”

警察队长眉头一挑。

平时他拿出枪来的时候,自然就把那些平民百姓唬住了,结果先是有一个修女用身体来堵他的枪口,无天更嚣张,在他的枪口之下,说要杀他们。

“彼此彼此,很少有人敢当着我的面,说要动我罩着的人。”

无天都已经决定翻脸,这个时候的态度,自然完不一样了。

从他的身上,已经看不出一点,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和气,反倒是有些凌厉。

“将臣先生!”

玛丽亚修女看出无天不是开玩笑,真的是有杀人的意思,不由变得紧张起来。

身为修女,她的本性毕竟善良,不愿意看到真的有伤亡出现。

果子MM白色房间里的浅笑

“他们只是一些迷途的羔羊,请您不要和他们计较。”

玛丽亚修女可是知道无天是什么人的,就是听说过无天的那些传说,她才敢放心的找上无天,然后让无天帮助她们。

“他不计较,可本队长要计较。”

警察队长此刻却不愿甘休,抬枪指着无天。

与此同时,他还十分嚣张的说道:“本队长倒要看看,你的脑袋是有多硬,居然敢这么嚣张。”

无天抬起手,把食指伸出去,堵住枪口,冷笑道:“你可以试试。”

“我赌你枪里的子弹,绝对硬不过我的手指,不信,你就开枪!”

一眉道人正在教堂里面查看,听到外面的情况不对,急忙又走出来。

看到无天和警察队长对峙起来,他马上走过来,拍了一下警察队长的手腕。

警察队长的手腕一软,手里的枪不由自主的松开,手枪向下掉落。

一眉道长凌空接住那把枪,直接将其放回了警察队长腰际的枪套里:“队长,手枪太危险了,枪口对住别人,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紧接着,一眉道长又看向无天。

“这位兄台,队长虽然口无遮拦,但是,他不是什么坏人,更不会知法犯法。”

他明显是想要做一个和事佬,化解无天和警察队长之间的冲突。

“如果他刚才真的对这几个修女出手,他现在已经死了。”

无天冷淡的说道。

他不喜欢轻易杀人,刚才虽是动了杀念,却也没有直接出手。

现在一眉道人出面,无天的杀意,更是淡了不少。

“你——”

警察队长就要说话。

“队长,算了吧!”

一眉道长略有些威严的对警察队长说道。

他是一位真正的道术高人,在本地德高望众,当地乡绅也要对他表示尊重,警察队长对于一眉道人的话,那也不能无视。

“今天看在道长的面子上,就暂时放过你。”

警察队长也不想真的开枪,闹出人命,所以就借着这个台阶,自己下来了。

“你捡回一条命了。”无天冷笑。

“这里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一眉道长一把拉住警察队长,拉着对方离开教堂。

蝙蝠也不管了?

无天看到一眉道长就这样离开,反而是有些愕然。

不过,一眉道长的好意,他倒是感受到了。

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无天,而是一个普通人,一眉道长也会阻拦警察队长的。

教堂里面的蝙蝠既然没有被发现,无天也没有去处理,他还想看看,一眉道人大战西洋僵尸呢。

要是把这群蝙蝠清理掉,那只吸血鬼,还真的未必可以重见天日。

一眉道长带着那些警察离开之后,无天就又帮助那几个修女,去收拾教堂。

让这群修女在这个小镇站稳脚跟,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说难,是因为这些修女都是女人,这是一个对女人很不友好的时代,几个女人经营一个教堂,会遇到的难处,也将会有很多。

说不难,则是因为,玛丽亚修女是一位外国洋女人。

这年头,洋大人普遍高人一等,哪怕是一位外国的洋女人,也会有着一部分特权。

也正是因为这样,玛丽亚修女才敢用身体,去堵警察队长的枪口。

按照常理来说,只要警察队长没有疯,是绝对不敢开枪的。

无天要帮助这些修女在小镇站稳脚跟,只需要帮助修女们处理完开头的一些困难,等教堂走上正轨,就完没有问题了。

……

“队长,以后再遇到刚才的那个人,你最好不要招惹他,能避则避,若是避不了,也最好不要冒犯。”

一眉道长拉着警察局长走出教堂,离开一段距离后,才凝重的叮嘱他。

“道长,刚才那个人怎么了?”

警察局长原本还有些不爽无天刚才的态度,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无天,结果,现在看到一眉道长是这样的态度,警察局长不禁有些担忧了。

难道无天真的是什么惹不起的大人物?

一眉道人凝重的对警察队长道:“刚才的那个人,是真的打算杀了你们。”

“我还是真的打算杀了他呢!”

警察队长听到一眉道长是这么说,不禁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刚才要不是一眉道长及时出现,警察队长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真的开枪。

一眉道人听到警察队长这么说,严肃问道:“队长,难道你刚才没有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警察队长一脸茫然。

一眉道长认真道:“刚才那个人的身上,有一股很可怕的杀气,这种程度的杀气,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能蕴养出来。”

“你的手上虽然有枪,但是,如果真的动手,你绝对会死在他的手里。”

“不至于吧——”警察队长有些不相信。

“队长,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这个时候,刚才汇报有五个女人的警察,犹豫了一下,对警察队长说道。

“什么事,快给我说。”

警察队长看到手下这个模样,不禁有些没好气道。

那名警察便道:“队长,刚才我也想举枪帮你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抬枪对准那个人。”

(PS:上午去看医生了,配了一副中药,难喝到让作者想起了童年。说不写灵异不是题材的问题,是心态的问题,比如昨晚写前一章,写一眉道人的时候,作者就忍不住想到了乱葬岗那段剧情,然后就开始害怕了,写灵异对心理素质的要求太高。)